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聚焦IPO - 捷邦科技经营受制于苹果公司态度,销售采购端承压致毛

聚焦IPO - 捷邦科技经营受制于苹果公司态度,销售采购端承压致毛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01 15:04] [热度:]
html模版聚焦IPO | 捷邦科技经营受制于苹果公司态度,销售采购端承压致毛利率持续下滑-股票频道

红周刊 见习记者 | 王婉丞

作为一家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精密功能件和结构件生产服务商,捷邦科技因经营上过度依赖苹果公司,导致公司无论在采购端还是销售端均受到苹果公司的制约,这种情况的结果显然是不利于企业经营规模的扩展和利润率的提升。

捷邦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捷邦科技”)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精密功能件和结构件生产服务商,其产品主要应用于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一体机电脑、智能家居、3D打印、无人机等消费电子产品领域;终端产品应用于苹果、谷歌、亚马逊、SONOS等品牌。作为苹果供应链公司,捷邦科技在苹果2018财年中进入了苹果前200大核心供应商行列,自此之后,公司的营收便出现快速增长。

2021年5月,捷邦科技递交了申报材料拟于创业板上市,9月份又更新了招股书。对于捷邦科技这家公司,《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查阅相关资料时发现,其在经营上一直受到大客户态度左右,采购和销售端的受控制导致公司毛利率出现了持续下滑。

经营上受大客户制约

招股书披露,捷邦科技的产品主要分为功能件及结构件,可为终端产品提供防护、屏蔽和连接等功能。从终端品牌厂商来看,捷邦科技大部分产品应用于苹果的平板电脑、一体机电脑和笔记本电脑等产品。2018年至2020年,捷邦科技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2513.79万元、58583.02万元和83427.07万元;2019年和2020年的增幅分别为37.80%和42.41%。表面上,公司营业收入保持了强势增速,可若进一步考虑公司经营上过于依赖苹果公司的事实,则可发现捷邦科技在销售端和采购端仍处于被“扼喉”的不利位置。

经营上,捷邦科技采用了直销的销售模式,与主要客户签订了产品销售的框架协议,然而正是这种协议导致公司的收入具有了一定的“不稳定性”。报告期内,捷邦科技产品应用于苹果产品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5.22%、77.95%和 81.27%,这意味着苹果公司经营策略的变化会直接左右捷邦科技的经营业绩的变化。譬如在2019年,因苹果公司对加工专业级别电脑主机需要,公司对大客户可成科技(苹果公司供应商之一)的销售收入就由2018年的109.06万元增加至4041.08万元,而到了2020年苹果公司决定对该产品减产后,公司对可成科技的销售收入又降至961.33万元。

此外,从招股书给出的信息来看,捷邦科技对第一大客户富士康(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企业)的销售依赖程度是非常高的,报告期内,对其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35.58%、36.85%和39.52%。虽然公司表示与富士康签订了长期框架合作协议,有效期至2025年12月25日,但若考虑到苹果在经营中制定的《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和《Apple 供应商责任标准》,对供应商的业务经营提出诸多要求和规范,以及每年度会对发行人进行现场检查,一旦出现严重违反其供应商行为准则的行为,则苹果很可能会取消发行人的供应商资格的现实条件,则这种具有排它性质的协议必然会导致公司在开拓其它性质客户上受到一定约束,而这也是公司在苹果产业之外的其它销售贡献仅在20%左右的一个很好侧证。从经营角度讲,经营上受制约显然是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的,不仅规模的扩展上或存在成长天花板的限制,且利润率上更是易受苹果公司态度所左右。

毛利率持续下滑

事实上,这种担忧正成为现实。因经营上过度依赖苹果公司(重要客户多为苹果产业链公司),可以看到公司产品销售价格的制定上受到了明显制约。譬如在2020年,“向隆电子”经由苹果公司安排成为捷邦科技年度第二大客户。2019年和2020年,公司对向隆电子销售的产品数量分别为60.91万片和537.19万片,由同期的销售金额1871.50万元和14971.35万元可推算出,2019年和2020年对向隆电子销售的平均售价分别为30.73元/片和27.87元/片,平均售价降幅达9.29%。公司与领益智造(002600,股吧)等供应商销售给向隆电子的产品价格均是由各方与苹果协商确定的,这意味着苹果公司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公司产品售价,若苹果公司存在进一步提高自身利润率的要求,不排除会进一步要求供应商降价,如真的出现这种结果,则必然会导致公司的毛利率和净利率有进一步下滑的可能。

其实,除了销售价格上受到苹果公司的左右,且由于捷邦科技执行的是“以销定产”的生产模式和“以产定购”的采购模式,其在原材料采购上同样受控于苹果公司。据招股书披露,发行人为苹果的合格供应商,根据苹果的要求进行定制的相关产品满足苹果的要求后,苹果会指定其制造服务商和组件生产商向公司采购指定机型规格的消费电子功能件和结构件,指定采购的价格由苹果与公司直接议价,公司通常以季度为单位进行定期报价,或针对新项目提出报价。

报告期内,捷邦科技指定原材料采购占总采购额比例分别为57.17%、56.47%和53.1%。公司主要原材料包括胶粘类、泡棉类、金属件、保护膜等,其中泡棉类占主要原材料采购比例的14.99%。因终端客户对泡棉性能要求高,报告期内指定采购的PSR-03 型号泡棉采购均价分别为69.19元/?、77.29元/?和86.17元/?,这种不受控的成本上涨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吞噬着公司的毛利。

整体来看,因销售和采购端价格的不受控对公司的毛利率也必然带来不小的压力。以公司应用于平板电脑领域的传统精密功能件为例,其2020年毛利率就同比下降了4.34%。报告期内,精密功能件的单位平均材料成本分别为0.10元/片、0.09元/片、0.07元/片,2018年和2019年降幅达10.00%、22.22%;同期对应相关产品的单位平均售价为0.22元/片、0.18元/片、0.12元/片,其中2018年和2019年该产品单位平均售价降幅分别为18.18%和33.33%。从上述两组数据来看,商品降价幅度显然超过了采购成本降价幅度,差值分别达到8.18%和11.11%。

在报告期内,捷邦科技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4.55%、33.71%和29.56%,出现了连续三年下滑。因捷邦科技未披露具体产品的售价与原材料平均采购单价,《红周刊》记者通过各期销量、相关收入及直接材料的成本占比等估算得出各产品平均单位售价(元/片)和平均单位原材料成本(元/片)(详见下表),从核算出的数据来看,2020年传统精密功能件单价降幅25.84%,原材料均价降幅19.31%;柔性复合精密功能件单价降幅1.56%,原材料均价降幅1.55%;金属精密功能结构件单价涨幅33.38%,原材料均价涨幅42.31%。整体上,各产品销售价格的变动根本无法覆盖原材料成本的变动。

存货跌价准备异常

《红周刊》记者还关注到,捷邦科技资产减值损失方面也有一定疑点。报告期内,捷邦科技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05.10万元、669.03万元、1059.09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扣除股份支付影响后)的比例分别为6.77%、7.69%、12.93%。同期,存货规模分别为5833.52万元、7147.67万元和7745.24万元。在捷邦科技2020年存货账面价值同比增长8.36%的情况下,当期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幅却高达58.30%,如此明显的反差让人吃惊,这是什么原因导致?

据招股书披露,捷邦科技各期主要产品的产量均高于销量。其中,传统精密功能件和柔性复合精密功能件产品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九成以上,2020年产量分别较2019年增长了45.94%和94.61%。同时,2020年的传统精密功能件产销率由98.60%下降至96.38%、柔性复合精密功能件由99.63%下降至92.86%。既然产量大幅增长,则产销率的小幅下降只可能与公司2020年提升了原材料备货量有关。

由公司在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备货时间看,其提前备货主要发生在第四季度,少量库龄会超过6个月,备货的数量是以销售订单、产能情况及需求进行预测的。但在2020年公司计提6个月以上库存商品的跌价准备占库存商品跌价准备的比重看,其由2019年的63.11%增长至81.90%,而在2018年时,这一占比则为57.72%。比重的增加让人怀疑,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大幅上升是否真的与备货有关?

根据业务特点及同行业公司存货计提跌价准备,公司对期末库龄超过6个月无订单的库存商品、精密功能件和结构件全额计提;对于碳纳米管产品以预计售价按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计提。捷邦科技2020年的库存商品库龄在6个月到1年内的金额为438.13万元;库存商品在6个月以上的跌价准备为515.17万元,较2019年增加了312.54万元,占当期资产减值损失的33.37%。由于碳纳米管产品是在2020年实现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仅为0.67%,且非全额计提,那么在2020年跌价准备的增加部分或以精密功能件和结构件为主。2020年捷邦科技6个月以上的库存商品余额为556.05万元,同比增加了174.43%,这一变化或意味着公司产品不良率是有增加的可能性。反观可比公司鸿富瀚,2020年存货中的库存商品在6个月以上的占比反而由2019年的39.35%下降到了18.61%,金额同比增加0.99%,与捷邦科技的变化截然相反。如此情况不禁让人怀疑,捷邦科技2020年存货跌价准备的大幅增加是否与公司研发能力不足、产品定制化有关。

在招股书中,捷邦科技披露了公司在2018年时曾进行了多元化业务拓展,譬如其同年就为谷歌智能音箱产品提供产品,2019年时曾实现收入3994.89万元,但到了2020年则降至2931.05万元。对谷歌销售的下滑,公司表示该部分收入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和终端品牌客户拟推出新产品影响而出货量减少。然而有意思的是,据IDC发布的《全球智能家居设备季刊》显示,即便是受疫情影响,全球智能家居设备规模仍在增长,2019年至2020年全球智能家居设备出货量分别为8.2亿台和8.54亿台。公司产业销售的下降与行业发展趋势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或反映了公司产品竞争力的下滑,而产品竞争力的背后则是企业在研发投入上的角力。

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89%、5.99%和5.94%,对比同业可比公司5.03%、5.48%和6.26%的均值,不难看出捷邦科技在2018年、2019年时的研发费用率还是高于行业均值,而到了2020年则是已经低于行业平均值了。此外,记者发现,在捷邦科技研发费用中,物料消耗是最高,报告期内捷邦科技物料消耗占比分别达到54.72%、52.26%和58.82%。2020年,捷邦科技物料消耗出现增加而研发费用率却在降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公司研发转化能力已经下降了。

(本文已刊发于10月3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相关的主题文章:
关键字:
下一篇:没有了